左思右想…寫作又怎樣了?

photo credit to Ewa Juszkiewicz, "Untitled", 2019

相信大家,從上一週到現在,除了公投之外,全台陷入了那個王還有李靚蕾的新聞風坡,先從那個王看似很平靜很溫和的宣告牠與李的離婚訊息,而過了不久石破天驚的是李長文的控訴這殘破的婚姻與家庭。而這時候,自然有人開始咬文嚼字的開始研究那將近五千字的一字千金!

photo credit to Ewa Juszkiewicz, “Untitled", 2019

好像是從朱宥勳的分段以評作文的方式分析李的長文開始吧,我相信那一天晚上朱是熬夜著,跟著很多人一樣,但因為本身一直以來所從事的工作,所以寫出了這樣的一篇文章;但,其實我滿不能夠了解的,除了包含其中評論內文的一些輕挑 (或有搬椅凳吃瓜子之感) 之外,我其實沒有覺得不行,但是我只是感覺-怎麼這樣的文字,或他所關注的作文,要拿來當成是似乎是作文的範本?你認真嗎?或說你確定嗎?

之後,開始全台灣-『讚美』-起李的作文,寫得多好!又寫得多棒!相對於後來應對於那個王的狙擊,比對於王的文字,當然是勝出許多,但我不覺得這樣怨懟的文字往返,我可以第一時間,搶在新聞的高潮,去寫說那文筆的,那鋪成的,那架構的。這樣的撕破臉,不就是各自所持與堅持的-『真(假)(事)實』的各自表述與呈現嗎?當然這件事情,絕對是隱忍許久,又或許也計畫許久的,絕地大反攻,或說那個王甚或看起來一點準備都沒有,自己操筆或公關介入都好,這就是一個一開始就差不多已經決定結果的不堪。

我反問自己,如果今天李所寫出來的文字,移走了朱所評論的所有可圈可點,如果是以和王差不多的「文筆」寫出有關於她的控訴,這件事情的發展,會有任何的改變嗎?我覺得不會,除了她真的沒有表達能力,但只要她說出她所經歷的真實,那訴說的真實依然能夠讓所有真相暴露於陽光之下!因此,要拿文筆來評論這件事情,我是真的覺得不到那種程度,而那些讚美的話倒也不用在這樣的新聞事件發生時,要拿來與所控訴的真相來做比較。

而這件事情,從週末稍到現在是可以了,三天是我的頂點,而看到所有新聞或談話性,甚或政論節目到昨天都還在集中討論這件事情,我只為公投之後的可以繼續延伸的討論,又或還有其他更重要更具意義的事情,能夠盡快的回到檯面上;即便,包含我,上週末是極度高昂與興奮地狀態,追著這樣的八卦事件,但也高潮迭起,但激情過後,可以了,亢奮不了多久,不能夠耽求著那炒新聞威而鋼,要一直金鎗不倒,這樣不也跟-性愛成癮差不多了嗎?

發表者:Michael LIU

you don't know m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