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哪裡不是美國的女孩?

photo credit to Robert Motherwell, "Untitled (Lyric Suite , D65-2588)", 1965

知道這一部好像是金馬入圍的影片,參加了昨天Vocus方格子所主辦的電影賞映會也才知道,原來這是導演的孩童生活的部分與延伸,還滿有意思的!而我覺得通篇基本上給我的感覺是,生孩確實是來討債的。

photo credit to Robert Motherwell, “Untitled (Lyric Suite , D65-2588)", 1965

底下據透 Spoiler Alert!

底下據透 Spoiler Alert!

底下據透 Spoiler Alert!

其實故事線很簡單,拉回到SARS的那一年,十幾年前了 (2002-2003),在美國的母親帶著一雙女兒回到台灣國內,久別和留守在台灣的爸爸,重新了回到了家庭生活;林嘉欣所飾演的媽媽,因為乳癌的發現,似乎是這一次回國,也不打算回去美國的原因。影片中充滿了各種為家庭生活的繁忙與爭吵,更不缺親子對決的畫面,而且是那種似乎剪輯般的突發、尖銳、且爆怒的那種,比對於一般台灣家庭中的家庭親子關係,我相信沒有差到哪裡去,即便當時候那個時空之下,我是大學生,這類的事情也常常發生在我自己的家裡。

一個重要的核心是,面對於疾病,特別是母親的乳癌的發現與回台治療,造成了家中親人之間的不說太清楚的恐懼,丈夫對於妻子罹病與可能的消逝,孩子對於母親可能的逝去,以及母親為自己、為丈夫、為家庭因為自己有那樣的可能離去的;這全部都是攪和在一起的,可能我有時會覺得這些吵到底是在吵什麼,這些鬧-沒錯我認為就是在鬧,到底是在鬧哪一條的?!但是,確實可以說,這裡面的處理,就是這樣的毫無章法,更毫無能說清楚地到底;特別是-不知不覺說出口的-那幾句話。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我記不是太清楚,但似乎是出現在女孩作文的兩句話:(可能有錯)

母親的擔憂成為了我的擔憂

母親的憂愁就是我的憂愁

其實這女孩不僅僅只像是她無名小站的恨媽媽,還有說不出來表現不出來直接的愛著她的媽媽!確實,但就像是學校導師讓她參加作文還是演講比賽一樣,就是希望她以她所習慣的方式,讓她有機會能夠表達出來,即使導演自己說沒有要呈現她在講台上她媽媽可能坐在台下的那一個畫面。

但我想說,最屁的還是小孩,因為她可能無知,她可能不懂,她可能不知道,但她確實扎扎實實的感受著她四周所圍繞的事物;我其實很討厭那種小孩之間時不時就要說出一句的那種,可能不知道自己在說啥但就想說那一句的刺激,就像是-阿是美國人比較厲害嗎?阿為什麼要回到台灣來?或為什麼老師要給機會參加比賽?我只是覺得,可能可以去假想小孩子都是無意或無知的去說出傷害人的話語,但是這樣的事情難道都是需要被『教訓』過後,才知道可以不用說出口,或最好不要說出來傷害人嗎?

這狀況有些複雜,面對著突然間的轉換環境,回到一個不熟悉所有一切事物的地方,要適應久沒有相處的柴米油鹽家庭生活,也要適應新的生體狀況,更要適應新的學校與同學,又或者是大環境帶來的波動因素等;我不知道人類是否都有能力從一開始就坦然且順利的面對,但碰撞之後 (但也很多遺憾),如果有後來,後來才回想,也是有不一樣的發現。人生無法重來一次,精精彩彩與轟轟烈烈,都讓人忘不了,也可能放不下。

最讓我感到狐疑的是,那女孩偷跑到馬場裡面,好像有隻她認識的馬,想要把牠牽出來,去逗溜;但怎樣嘗試把繩鍊套上,都不行,無法,馬而不願意接受;我認為這一幕對我來說是突兀的,因為我的感覺是-甘馬何事?但我也試想,除了一張女孩和媽媽中間卡了一隻白馬的照片,又或電腦課上偷查的馬場的訊息,要怎樣把觀眾帶到馬場那一幕戲的情境當中,我覺得很怪,難道是要象徵那繩鍊的意象嗎?母親要框架我,但我不從,而同樣的我現在要框架馬,馬也不從我的那種對照嗎?我不知道,很想問,但是沒有問。

發表者:Michael LIU

you don't know m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