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叫我們如何交朋友?

Brigid Edwards British, b. 1940 Following Follow Celeriac, 2019

李某人的事件,從高嘉瑜受到傷害暴力之後,新聞媒體依然沒有讓人『失望』的開始徹底的搜查有關於李某人的一切背景還有事蹟,也接連的牽扯出其與台灣社會各名人,甚或具有政黨傾向屬性的密切的接觸,更開始被揭露有關於其暴力事件之後,極力阻止媒體曝光以及播報的各種聯繫,戰線更延伸到他所連絡的這些人,從段宜康以降,更延伸到詹宏志,甚或張淑芬人等。這時候,很多人開始回頭看,更去反思到底交朋友所謂為何,更甚者到底現在還要如何交朋友?

photo credit to Brigid Edwards, “Celeriac", 2019

從需求面來說,你我可以先看看,是否我們需要交朋友?如果能夠撇除交朋友這件事情,或許今天李某人的事件,就不會發生在你我身上,又或不會延燒到我這邊因為我認識這一個人我接觸過這一個人還是這一個人曾經找過我幫忙,根本連連結都沒有。但,有誰的認識,不是從點頭開始、接觸、交談、交往、事件、深入,深交這樣逐步的,來達到一個從點頭之交,到形成伴侶關系還是夥伴關係,又或如同家人般的情感的至交呢?這是一個過程,就代表著時間的推移以及互動的聯繫,有人會問難道都無法判別或至少嗅到一點不對勁嗎?

我是不知道是否有人可以真正的做到,在認識一個人之後,每一個都先請偵信社先查過一遍這個人還有這一個人祖宗八代的所有交往和事蹟背景,我相信沒有人會這樣做,但我以為社會經驗隨年齡成長以及累積,對於交友會逐步有所篩選以及觀察,而這樣的傾向也應該會隨社會地位的提升而有所注意。但,哪怕你我只是個nobody,社會底層再底層,就不會有這一類的事情嗎?怎麼可能!社會新聞上所發生的一堆詐騙,不就是也是從認識、接觸、取得信任、推薦、引導,直到你我真正上當受騙的那一刻?只是,我們難道要把每一段的關係,都當作是預防詐騙的預設嗎?我覺得好累,很多時候以著人心本善的心態,又或人心本惡的警惕,即便是仙人打鼓更有時會有出錯,我認為或許真是運氣背到了個程度。

友誼的斷裂,是當你我各自發現,因為爭執或在意的底線已經無法繼續承受;朋友之間的爭吵,是因為事物的不同意見,能夠有磨合則繼續,不能夠繼續相互理解而分手;這些不就是在不斷的碰撞之下,才產生有你也有我的共同形狀嗎?『觀察 』與『感受』,發揮身體的五感,我以為才是真正能夠避免自己被太多朋友的關係所窒礙,有所為亦有所不為,小到借錢,大到關說,我相信當交誼或友情放上衡量,哪怕事實是如何 (有意或無意的隱諱還是隱瞞),都會成為你我深感掙扎的痛點!

交友還是友誼,我相信肯定是會有遠近親疏,就看你我與對方所經歷過的事件以及相處,而逐漸發展的一個過程之後,所呈現的狀態;而且這程度,更是動態的;沒有常連繫的,自然就疏遠了,而沒常聯繫的原因自然有很多,自然而然也有刻意為之的也是,而後者肯定式有所觀察還有回饋之後使然;但這關係的親近,肯定也是比需要兩造的呼應的,意思也就是一邊喊熱一邊冷淡,這爐子自然是燒不起來,而如果要它旺,更肯定的是雙方非常對味、契合,更舒服的成為彼此最愉快的存在;但同樣的,這灶也有變化的時候,自然也是如同月亮陰晴圓缺那般,感情更是流動的。

所以,我還是要做個結論,那就是,你我或許可以好好地審視看看,我們所位處的環境是什麼,是哪裡,然後再思考看看你我所平時接觸來往的人;再者是,再好好看看,這中間是否存在著有來有往的關係,甚或利益關係 (甚或輸送;不一定是非法的,也可能是合情合理合法地);然後,思考著有沒有突發的事件,再去看看所對應的對象,往它的方向去思考,可能往後一層,再往後一層去推。當然,這是很機械化的方式,在正常的質性人際互動,絕對不是這樣的狀況,更很多時候是許多成分混雜再一起的,但我們可以觀察或感受到的是,突發的狀況絕對是很顯而易見地,更容易留下記憶與標記,我認為從這樣的突發事件去好好的推移,肯定是可以發現一些脈絡與足跡,可以來對照我們與這一位的交友是怎樣的關係,辨別,還有梳理出彼此之間的關係。

以上是一位沒有什麼人際交往,更沒有多少朋友的社會底層賤民,瞎整理得一些心得。

發表者:Michael LIU

you don't know m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