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情人

photo credit to Nell Brookfield, "Always Leave the Party Half an Hour Early", 2021

高嘉瑜受到暴力傷害的事件,直到早上的臨時戶外記者會,都還依舊讓許多的人的情緒高張;而從高與其律師所收集中,或目前已經釋放出來的訊息,我相信是比較貼近於事實的,而這些令人怵目的訴說或照片的釋出,更讓許多人陷入了一種困境與掙扎!

photo credit to Nell Brookfield, “Always Leave the Party Half an Hour Early", 2021

我想很多人都很自然的反問著,怎麼會是高?因為這與她所表現的螢幕或論政的形象,又或所代表的身分與地位,包含資源,想說-怎麼連高都可以這樣被對待?!而我們是否要想,是否私人領域的感情,要被當作是公開的政治處理?我相信,不能把這樣的連結給拉上,但確實我們看到了一個人的多面性,融合了矛盾的內涵,即便如其公開表現的強悍日常,仍有她有所力有未逮的部分。

檢討受害者,我相信應該是如膝蓋反應般的,直接給吐回去!第一時間,我們要做的就是等待著更多的訊息出現,要說清楚的不是高或對案對於這社會的交代,那是法庭上的提政與攻防,所以身為民眾的我們倒可以不用跟著激情滿滿,只是我們更應該更具同理心的去理解這些矛盾的行為背後,是否有存在更多的壓迫。

但我倒是想要回過頭來,提出一個我前天提出來過的問題:那就是,今天早上記者會,許多人提問的,主要作為梳理前後順序的問題!我其實很想要知道,今天高受害的時間高峰點,不知道哪裡出來的爆料,從何而來?是之前嗎?還是之後?且,我更想要知道,是誰或哪一個來源爆的料?如果就高今天的說法,周刊的爆料是最後來,而之前還去參加了對案母親的告別式,那是在被脅迫威脅的狀態之下,所以這順序是好像可以兜上。但在高今天自己出來站在鏡頭面前,這件事情是如何散播到社會的?我認為,很需要做了解!

這裡面我認為最主要的是,是否有被害者的受意,很重要!當然,高今天自己說有自己想要處理這件事情的程序,即便在被威脅之下,還是參加了整天對案母親的告別式一整天,因為想說至少把這件事情做完,再來處理;更早的痛揍,那一次,高也在之前去做了驗傷,留下了證據。所以,高在諸多種威迫之下,更在許多面向的擔心之下,擔憂與恐怖情人所留下的親密影像洩出 (這也變為許多脅迫的罪惡工具),或更不敢向家人訴說,在這樣複雜的因素之下,讓社會大眾看到一位跟以往全然不同但窘迫的狀況。但,是否今天這爆料的露出,是協助高更積極的處理面對的情況,還是同樣也是逼迫高不得不出來面對?我無法判斷是哪一個?

許多的討論還有很多,轉移風向的垃圾話也有人說 (轉移蔡英文的論文新聞),但我以為這事情的發展方向,對於高來說是種解脫,如果還有其他之前的受害者或正也跟著受害的人,也會是一併的解決方案,畢竟情人可以有,但相互尊重為必要,恐怖情人一個都不能容忍,除惡必盡!

但最後,我們仍然要回歸到情侶之間的交往,要如何才能夠避免發生爭執,或讓更進一步的傷害造成,我相信這是需要時時刻刻不斷的仔細觀察的,哪怕是情侶交往狀態,又或者是完成婚嫁,還是有了孩子,對於暴力,無論是肢體暴力或者冷暴力,都是需要積極溝通尋求大家都能夠各自相安的解方 ,而不是勉力硬撐容忍但卻造成平等的關係滑落傾斜。

該斷,或可以斷的時候,絕對不可惜!沒什麼好怕的,更沒有什麼好後悔的。

發表者:Michael LIU

you don't know m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