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時開始不再見面說話

photo credit to Patricia Schnall Gutierrez, "Follow Current", 2019

我其實最近非常的混亂,好像這成為了週期,差不多半年來一次,特別是這接近年終的時刻,可能怪天氣 (點黃宣),可能算這年關將近之時的諸事混亂,更因為這一個時節,具有特殊意義的聖誕節、跨年,接著的農曆過年,諸如此類的。而特別是許多突如其來的,可能是一個LinkedIn私訊,或Messenger久未打開但偶有傳來的照片,還是跳出來但靜音已久的LINE訊息。

photo credit to Patricia Schnall Gutierrez, “Follow Current", 2019

人因為什麼事情而靠在一起,又因為怎樣的原因而分離,我相信每一個人都是清楚的!只是,我認為人的成長就是把不習慣的變成習慣,過去曾經劇烈抗拒的轉為默然接受,從前是多麼高張的現在變的怎樣 low profile,一種曾經所位處的高能量隨著生命能量的流淌而自然消逝。但,請千萬不要認為,或假以為,每一個人所經歷的轉變,是不帶任何的苦痛的,包含我自己。

甚或者,很多時候,我們對於許多已經產生的摩擦,是選擇不去言明,不去解釋,不去爭論,而是選擇慢慢地退出,淡化,直到這一個摩擦被所有相關人拋到腦後,忽略、以及遺忘。同樣的,傷口,哪怕是大小,不用特別的去照顧它,很多時候它會自己結痂,然後包上一層新肉新皮,或許它小到後來根本看不出來,但也有可能是大到,突起了一層結締組織,動作中可能也會有時拉扯到,並且它就在哪裡,只是沒有人會主動提起,還是刻意避免吧!

當然,即便每每遇到這樣的狀況,我的腦袋、心緒,還有全身的反應,都會糾結許久,因為我也是參與這一個話做是-成長的遊戲 (vs. 魷魚遊戲) 的一員;所以我相信我這般的進退齟齬,也是當我曾經身為那個攻者,或曾經身為那受者 (這裡不是指那種攻受),所累積的果報吧!但我唯一知道的是,這樣含糊不清的,曖昧不明的,處理方式,永遠都不會有一個結果的,哪怕是從一個小刺青開始,到現在大面積的主題式的情境,它不會消失,而是繼續疊加。

這裡面,所有參與角色,在這樣的行動場域中,肯定是要有人動,才會走出不一樣的路徑。是我嗎?我認為我可能不會,因為就個性上,我始終是那一個『受盡』高敏感受的人,但我更是那一個不願意多付出一點心力解釋更多的人,因為我覺得好累,但個別的期待卻是無知的狀態之下,所以我只會越離越遠,一直是一個逃離的人像,就像是在油彩上點上水滴的那種現象一樣。

但哪怕有再次見面,或再次說上話,我也不會期望太多,我更希望自己不要為短暫的假象給蒙蔽,因為即便是短時間的接觸,應該也不會得到太多深刻的交互理解吧!差不多,就只是互相確認,是否安好,如此而已。珍貴,但是否長情,我還真沒有把握就是了!

發表者:Michael LIU

you don't know m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