磯勢告米其林敗訴

photo credit to Francis Bacon, "Logique de la Sensation (after Stu

這一則新聞已經出現一段時間,更早的時候,是看到磯勢提告的消息,而現在是台北地方法院的判決出爐,敗訴,但提告方可以再上訴。當時候看到米其林被告,我還在Medium寫了一篇:秘密客如何拒絕

photo credit to Francis Bacon, “Logique de la Sensation (after Study for the Human Body)", 1981

在一篇敗訴的新聞報導有一段話,讓米其林的立場還有態度,經過這一個告的動作,而可以看的更清楚一些:

米其林表示,評鑑員以匿名方式前往餐廳用餐,是為了親自品嘗而蒐集實際用餐與服務流程體驗,也屬於言論自由保障範疇,禁止評審員前往或禁止發表評論,都屬於不當箝制言論自由。

台北地方法院指出,米其林指南對於列入推薦的餐廳,以正面的詞彙描述,不會使用負面、偏激用語,而餐廳是提供消費者餐飲服務以賺取利潤的經濟活動,所提供餐點、用餐環境等依社會通念屬可受公評之事,如果米其林指南未來真的推薦磯勢餐廳,很難看出會損害商譽。

會再回來追這一則新聞,也是因為最近我姊跟我提了她在蝦皮上面遇到的蝦事,因為雙11就在眼前,所以她除了跟我炫耀她有11張的免運折扣卷之外,她也跟我分享最近買的開心果的遭遇。大致上的意思,就是她買了兩包的開心果,一包符合她的期待,一包她認為一點都不酥脆 (受潮了),所以她反映給了那一家商家知道。

為什麼直接給商家聯繫呢?因為她說通常蝦皮不建議客戶直接扣過系統評價,因為會有紀錄,對於商家會有傷害的意思,所以她多私底下聯繫商家反映,再看是否有回應或說明等後續。結果她這一次的反應,得到了這個商家的回應,顯然她無法買單賣家的說法,說什麼低溫烘培不會讓開心果變酥脆,意思就是不是一般的高溫烘培,否認它的產品受潮。

我跟她說,直接評價了吧!你以為商家會跟你說抱歉,承認是它分裝產品的問題,沒有照顧好產品的效期,然後再寄一包保證安好的給你嗎?我姊回我說:你以為在蝦皮上面,你可以評論商家,商家就無法評論你嗎?結果,她就什麼都不處理,事情到此為止,她繼續要把那一包難吃的開心果給想辦法吃下肚。我是覺得,她拿商家無法!

我姊的這件事情,好像可以跟米其林被告的這件事情,沾上一些關係,或許也有相關連。磯勢的訴訟事件是,它不要米其林上門,更希望法院禁止米其林發布任何跟它餐廳相關的評論;而我姊的事件是什麼,同樣是透過一樣的商業買賣行為,我姊買到她認為不好的產品,然後她擔心她如果直接透過蝦皮系統評論了,她也會被商家評論。好像兩件事情又是可以一起談的!

我之前的Medium文章,似乎沒有說米其林不可以評論,而我好像是說如果你是個具有權威的系統或背景來的,你應該尋求更光明正大的方式,公開你的評論方式,越透明越好,而至於無法預防的秘密客模式,我是沒有太大的意見,因為對於每一個上門的客人,每一個人基本上都是秘密客,無法阻擋更不可能阻擋客人上門用餐;只是今天評論你的人,名氣大,許多人知道,如此而已。

我也願意認同,確實,米其林只挑出她覺得好的,因為她只做正面表列,且只列出她所認為符合她制度體系中一顆星兩顆星三顆星,或其他餐盤推薦的餐廳;至少,對照於我姊遇到的評價系統,可以留好的也可以留壞的評價,米其林確實是在『公開』的版面上,呈現她所做得星等或推薦評價結果。但是反觀於我姊的案例,又或者是我身為Google Local Tour guide 地方嚮導,還是使用著Google Map發表著我對於各地點各餐廳的五星等評價,還有那設定為公開的評論,我相信在自由度是大過米其林很多,但影響的層次或許也有所差別。

第一,我姊或我,不是米其林,我們所代表的言論或評價的『重量』,或許和米其林比較起來,差太多;但我和我姊的評論,是公開 (或可以選擇匿名),並且評論或評價讓一瞥而過或十分在意的過客看到,那『重量』是否等同於『重量』,那就不知道了;第二,米其林的評論,大家都知道這是米其林評得,即便她沒有說上負面的評論 (說這不好,那裡不好,諸如此類的),但她也給你歸類到她的體系當中的評價,標定你的餐廳是幾顆星,還是幾個餐盤推薦,餐廳是被動地受到『影響』的;反觀我姊或我,我們除了是各種例由的主動上門,我們除了評價著商家/餐廳,商家/餐廳也有可能在系統的設計之下,同樣可以回過來評價我們,諸如我姊的蝦皮系統,又或者是我也在使用的Uber系統也就是。

但如果我姊和我,是否又擔心因為我們的評價,系統或系統後面的店家/商家,會如何反過來評價我們嗎?進而影響我和我姊的評價與否?或可能會有打折的影響呢?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細究的問題。因為 ,顯然我姊已經自我審視之後,決定私下反映給商家,但得到不滿意的說明,然後又選擇不使用系統的評價來評價商家,因為她擔心同樣商家也會評價著她這樣一位蝦皮服務的使用者!

我自己呢?我相信我在Google Map上面的評論都是出自於我自己最真心的感受和體驗,而我也會確實的記錄下來,並且做好作完整的紀錄,因為這也算是我的一個養成的習慣,而一方面也因為地方嚮導的身份,所以我更考慮要呈現一個事件 (incidence),還是一種整體而論的綜合評價,都會是我的考量,即便我選擇在Google Map上面所做的評論是公開的,同樣也會被商家看到,商家當然也可以針對我的評論按讚或給倒讚 (加上回應我的評論的回應);我就遇過商家真有倒讚,也有回應-「就你最香」,諸如此類的回應的。但Google Map這樣算是使用者和商家的相互評價嗎?我認為還不到;更不允許,相互的回應 (YouTube就是可以連續的相互或加入回應下去),意思就是-我無法回應就你最香這類的商家回應,然後接續和商家可以有更好的來往或對應。

好,那我們退步來說,商家對你也可以評價,真會有影響嗎?拿Google Map來說,我認為還好;但對於我姊來說,蝦皮可能會有影響,或許她必須要維持她買家的評價多少分以上,才能夠固定有收到一定張數的折價卷,我猜的,但是這樣的credit,是否會有影響她的往後的購物程序或行為,我認為可以商討。

而我也同樣在Uber上面被評價,而我知道司機們也會看到我的評價星等,總分是整五顆星,星等平均分數是所有搭乘次數還有所有司機給予評價星等分數的平均;相反的,司機也被乘客所評價;而這是會影響司機會被派送到,或被系統挑選還是建議這趟旅程的,機率!對於我,我乘客的評價星等,也會被司機看到,司機也可以選擇,譬如說-我現在星等是4.94分,是否有意願想要接我這個乘客,相對於他看到的是一個2.45分的另外一個乘客的提示。

有差嗎?我認為沒差,而基本上我不會給Uber司機不是五顆星的星,這是比較值,因為我認為Uber比起一般的黃色計程車好上太多太多了;我不會說Uber司機或車都是好的,當然也有不太好的司機或車況,我遇到壞的,我可能會選擇不是五顆星的評價,但只要我有給到不是五顆星的最高評價,我都會加上備註,我知道這系統是匿名的,所以我會明確地寫下我認為不符合服務期待的理由和當時候行車的狀況,還是車上的狀況。

最後回過來到磯勢敗訴這件事情,基本上我是預見這樣的結果的,不清楚磯勢是否會再上訴,但是我相信結果還是會維持這樣;但我相信可能確實磯勢和米其林之間,或者是磯勢和秘密客之間,確實或許發生了什麼,畢竟會以提告的方式提出,這件事情或許在當時候有發生了什麼吧!?我猜。因為或許你也知道,人類的社會是流通的,人是唯一破口,更會有成為那破口的人,米其林會派出秘密客,又為什麼不會有門路可以去得知秘密客是誰呢?再者,是否秘密客品質管控或制約得當,又是否會有秘密客會有踰矩的行為,或和店家的直接或間接的衝突?這也可能只是我單純的想像。

而回到事情的本質,我認為擋不了,但溝通必須做!米其林需要跟社會大眾溝通它的評鑑以及公正,而不是空降下來就是說話大聲,台北台中米其林評鑑也是需要在地化,與當地社會人文脈絡進行溝通的;磯勢也是一樣,不願意被評鑑給限制,但還是面對每一個上門來的民眾的評鑑,美食與服務的溝通,與其對著米其林叫板,倒不如扎實且誠懇地面對每一個來用餐的客人 (當然我相信磯勢我可能吃不起XD,也阻擋了許多人上門就是了),這應該才是最基本之道。

發表者:Michael LIU

you don't know m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