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魔人?的代價

photo credit to Arkiv Vilmansa, "ARR. no 82", 2019

前幾天,我姊和我分享了一則新聞,她看到的,她說有一個人在電梯裡面,因為對一個人勸說把口罩戴上,而想不到這一個沒戴口罩的人,從身上拿出了美工刀,直接在這一個勸說者的臉上,劃了幾刀。我後來查了一下是這一個鏡週刊的新聞

photo credit to Arkiv Vilmansa, “ARR. no 82″, 2019

我對於正義魔人沒有太大的意見,因為我認為它們要做到那樣的地步,必然有自己必須要承擔的後果;當然,我並不是說這一個新聞報導事件當中的這一位受害者,是正義魔人;但是,其實我想,要當個正義魔人,或當個正義之人,還是必須要有保護自己完善的一個能力以及警醒。但我想要先說正義魔人,基本上,我認為正義魔人,差不多就是那一種把自己隱藏起來 (這一點保護自己它倒是做的很好),然後透過各種暗地的手段,去依照現行法規或社會風氣,進行舉報或檢舉之實,有或沒有相對的利益可圖,這是我對於正義魔人的定義。

我知道這可能是較為極端的認知或說法,但基本上除了義正嚴詞之外,是否正義魔人所關心的是事實是否矯正,或者是事實的懲罰,我認為會是區分是否為魔人的分界點。講回來我姐姐跟我分享的這一個新聞事件,我一聽到的時候,其實是越想越生氣的!很抱歉,我生氣的是受害者,也就是糾正的那一個被劃傷臉的人。

第一,我認為被害者沒有做好報護自己的工作,撇除掉她這樣的行為呼出,是否有警惕可能會遭到的反噬,我認為起碼她必須要有信心,可以應付即便可能或不太可能發生的情況,而今天這新聞事件的狀況,就是十分的出人意外;第二,承上,我認為這事件是發生在電梯裡面,那即便是一個半密閉的空間,但是其實發生什麼事情,是無法自由逃脫的;第三,即便是大樓內的住戶或用戶,或許之前有認識,還是點頭過,都必須要有所警心,更何況現在面對的是大樓內有可能進出的陌生對象。

事情是突如其來,但是原因是因為一個看不過去,一個好言相勸,一個好像代表所有正義之詞的發言,怎樣都好;很可惜的是,這樣的一個正義之舉,卻引來也發生了遺憾的事情,如果今天劃的不是臉,又如果今天是直接刺向頸部的動脈去,這就是一件更令人難過的憾事了。而我想要問一句話,這一句-把口罩戴起來!或你為什麼不帶口罩?是否還是這樣的值得呢?

我常常也有這樣的衝動,但頂多我只是悶到一個、氣到一個內傷吐血,我好多次好多次看著上不是先上後下的捷運車廂內外的亂象,我幾乎就要咆嘯出來,這樣類似的事情,我在過去只會憋到血壓飆升,或者是就像我這樣的寫著blog來抒發一切的憤恨不耐。但我也相信,是怎樣的事情的-『程度』,會讓我憋不住,忍不了,決定,一定,不能夠放過的,大叫出來!我自己必須要清楚的知道!

更甚者,我更要好好的慎重的叫出去那一聲,開始發難之際,我更要提醒自己:是否要我自己直接發生,或者是有公權力的管理可以尋求介入;是否我四週只有我自己一人,我是否能夠尋求到其他人的覆議或支援,哪怕是發生事故,還可以有同伴可以壯膽,甚或相互保護與對抗;是否我要發聲的這件事情,危害到任何人身的生命安全,這肯定是不能夠放過,是要豁出去的;是否,我對於我要發聲的那一個對象,可以掌握,眼睛絕對不能夠放過觀察,身體要跟著警覺,注意對方的任何一個舉動,只為了避免任何其他出乎意料的發生。

對於任何人要去表現正義的行為,只要符合情理法規,我都沒有意見,但自然我也會有我自己的一套標準;但是,這一個事件之外的正義,再去延伸到魔人的程度,我認為是會有果報的。而回到這一個事件本上,我並沒有要譴責受害者,只是如果她有做好更多的準備,我認為可以減輕發聲糾正之後受傷的程度;而最應該譴責,或深究關心的,也就是這事件的傷害人,是否她有身理或心理的疾患,即便需要付出代價,但我相信會有這樣的行為,也是必須細查背後的原由的。

發表者:Michael LIU

you don't know m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