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寫?為什麼看?

photo credit to Ingrid Weyland, "Topographies of Fragility XXII", 2021

我還是處於驚訝中,直到昨天才知道一位Matters文友的過世,我才開始爬梳在過去一兩週,我到底錯過了什麼,即便我看著一篇又一篇的悼念,而整件事情讓我很不心安,因為我就錯過了許多的這些,而更有所線索但我視而不見,更為自己感到氣憤和感覺難過。

photo credit to Ingrid Weyland, “Topographies of Fragility XXII", 2021

這一位文友,即便我們沒有密集的互動,但在Matters上我們是互相追蹤,也曾經在彼此的文章上,拍手、留言,還有一些些的互動;而我追蹤她,就是這幾個月的事情,如果我沒有記錯,是今年的上半年。從今天六月過後,我開始改變我的寫作方式,從過去日更電子報 (所有寫作平台貼文;但都是相同的電子報),轉變成我在不同寫作平台的不同文章的書寫方式;因為這樣的改變,所以我變成只有在更新到Matters平台的那一天,我才會到處逛逛,四處看看,包含這些在Matters的文友們。

因為這樣的改變,所以我必須承認的是,我在Matters的活動,等於差不多是過去的每天到現在的一週一到兩篇的發表,加上我開設了『圍爐』,因為開放閱讀的設定,我相信我在Matters的活動率還有互動率,是下降巨多的!相應的,就是也影響了我去看到這些追蹤文友的文章發表,明顯結果就是-這位文友的過世訊息,我落差了將近兩週的時間,才被我自己看到。

什麼線索?

我還記得這一週前幾天,我看到了有人在Matters分享了-郵局現金袋,的相關資訊以及step by step的說明與介紹,我沒有詳細看,但當下只覺得好有趣,並且從來沒有使用過郵局現金袋,所以就立馬儲存了起來,打算之後要好好仔細的看過。但我所不知道的是,這是這位文友的告別式,有心的Matters朋友整理-如何透過郵局寄送現金袋當作是白包,對家屬表達和致意。

而就在昨天,我原本固定要發表Matters文章的星期五,我其實也不知道到底要寫什麼 (這狀況還是一樣經常發生),但是我注意到近日有一些新的追蹤,這些追蹤很有共通點,一方面是帳號產生不久,再者是內文基本上都是直接從其他網頁的內容copye and paste過來,有些至少有標示來源出處,但我看到的大多數就像是自己原創產生的文字一樣;因為有感而發,更好奇與擔心,是否這是有意或無意,有系統或無系統的一種操作,所以我反應到了telegram的Matters圍爐核心群組,是希望也詢問是否群組中的其他人,也有觀察或注意到這樣的狀況?(ps. 過世的文友也同在群組)

接著,我就有了寫作主題和方向的想法,所以我開始動筆想要把我這一個觀察還有一些分析,把它寫成今天 (昨天星期五) 的發文內容 (Matters文章-Matters有新追蹤…也有新發現);因為記錄的這件事情,從Matters的追蹤出發,也配合Matters提供作者很棒的作者數據報告,很詳細的讓我知道,我的短期和長期寫作,以及每一篇發表文章的詳細統計數據;更有超級粉絲的一個google spreadsheet,讓我知道觀看我的文章 (應該是時間總計時)排名的前十,而要說巧嗎?我當時候還不知道,但這位過世的文友,就是其中之一;當我高高興興的第一次在文章中表達超級粉絲的感謝之意的當下,我確定我是充滿感恩的心的,但後來知道這位文友的過去了,突然讓我回想起來,甚或感覺我的tag是否有所冒犯。

會發現這位文友的過世,是在我發表完這一貼文之後,我才從回應還有拍手的系統通知下,因為我會去看這些文友的文章,如果他們有對於我的文章表達想法、回應,留言或拍手,我通常都會追過去,也一起看看他們的文章,如果沒有追蹤到的新朋友,我也會點上追蹤,這似乎是以文會友的常態模式;但就在我逛著這些拍手朋友的貼文時,我發現了這件情!然後我基本上是起著全身的雞皮疙瘩,然後倒追著有關於這位文友的事情,從Matters官方帳號的公告訃文,到好幾位其它文友的悼念,再追到臉書上文友親朋好友的最開始的那一篇po文,以及底下回應新聞媒體報導的-高端猝死事件

為什麼寫?為什麼看?

我的畫面,回到了這位文友的Matters頁面,我看著她寫過的所有文章,以及回想著我有追到的她的貼文,那些我曾經在她文章下留下的拍手,以及曾經我留下來的留言,當然還有她的回應;這讓我想起來,為什麼這一篇的標題我要放-為什麼寫?為什麼看?因為,作為以文字交流的人,我們透過文字把自己留下,也希望有緣人可以透過我們的文字,得到感應,有所感覺,而這一切好像都值得的當下是,我們相互的不認識,至少在現實生活,但我們在網絡上,在文字間,有了交流,有了互動。我相信,對於寫字的我自己,這樣的互動,是彌足珍貴的。

我說我們為什麼寫?又為什麼看?為的也是在茫茫的文字海域當中,尋找當自己一點一滴刻下的字句,再落入到深淵之前,被有人給拾起的那一刻!你或許說,你們根本不認識,甚或根本沒有見上一面過,值得嗎?而我會說-就因為有人曾經相互因為彼此的文字,而有所感動,我以這樣的方式來描述或緬懷一位網路上的文友,表達我的哀悼與致意的這件事情,我認為我悲傷難過得很剛好。

我想這是我身為寫字人的告別的方式。R.I.P 朋友-風翔萬里

發表者:Michael LIU

you don't know m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