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即景

photo credit to Alexander Calder, "Cat People", 1971

東京奧運在一個星期之前落幕了,我們國家的選後陸續在賽期之間回國,更陸續的完成居家檢疫的要求紛紛出籠。一個巨大活動的結束,從它的籌辦,到過程,以及結束,引起了很大一部分人的注意,更有讓人細細反思的時刻,想想這屆奧運,或奧運,是否跟著時代的與時俱進,需要做出改變或改進的地方。我注意到了一些討論,是我自己本身也有興趣的!

photo credit to Alexander Calder, “Cat People", 1971

這幾年似乎跨性別的運動員選手,逐漸的出現在比賽賽事上,而在競賽的場域中,開始有人出現了質疑的聲音,因為畢竟是體育的競逐,所以生理的素質產生了比較!我注意到的這篇文章,讓我驚訝的是,竟然可以拿睪固酮濃度來判斷-(感覺差不多的意思) 你是否是個被認可的性別?我的理解是,這範圍之內,你才可以以跨性別的身分來參加比賽,超過了,你就不具有參與比賽的資格。

我還滿驚訝的!除了想著跨性別的認同轉變之後,可能有著各種生理與心理的原因,而體育的表現是自己在競技場上的孤獨比賽,因為我比較認同的是運動員所挑戰的是自己的身體極限,而賽事只是剛好把個別的選手放在同樣一場比賽。要如何去評斷,一個人的能力是否因為某方面原始優勢,本身就是一個矛盾的問題,甚或是提出質疑,所以後來延伸出來需要以一個也不是太科學但很科學的數字來做一個判斷,好像也不是很有道理,因為一個簡單的數字和數字間的間距,其實抹去了許多身而為人的特異還有差異性。

另外一個新聞有報導的規定要穿比基尼的沙灘排球比賽,因為某國的代表隊拒絕服裝上的要求,所以被罰錢;其實我覺得好笑的是,我所知道的許多的比賽,多是規定你不能夠穿什麼什麼,但直接點名你要穿什麼的,好像又讓我覺得有趣了!更甚者,如果我沒有記錯,好像奧林匹克的競賽,一開始大家好像都不穿衣服的,因為要完全展示的是身體的力與美,不帶有一絲的不自然 (意思就是人為的各種外物)。

我就想,何不大家都脫光光好了,也沒有什麼公平不公平的問題了,男女也好,不同賽是也罷,來!大家都把衣服給全部脫掉,大家來一場赤裸的對決?誰不喜歡看麟洋配赤身裸體的對賽 (我就問這問題,然後你老實回答來)?誰不想要看楊勇緯和日本對手的肉體糾纏 (我是說柔道競技)?是不是皆大歡喜呢?罰錢很蠢不是嗎?就像是說你不行這樣喔!不乖,但我還是讓你比賽,但你給我錢 (缺錢嗎?我猜日本主辦最缺錢了)。

最後,我還真的是被點醒了,這次的奧運還有另外一個併行平行的帕奧 (paralympics),但新聞媒體完全沒有在cover的?這,好奇怪,也好陌生的感覺!我的意思是,我不是了解或知道運動的人,但一個比賽,一個完全的露出,另外一個完全的隱沒,這感覺好像也是不對勁的事情。我還認真沒有印象國內的媒體有報告過;我們國家有派出選手嗎?還是我們的帕奧項目都沒有獲得足以進入參加奧運的成績呢?這我真的就一點都不清楚了。

發表者:Michael LIU

you don't know m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